铁塔见闻 | 诗词相伴成长,书香浸润豆蔻年华 ——她用诗意装点青春的旅程

诗词相伴成长
书香浸润豆蔻年华
——她用诗意装点青春的旅程
如诗如梦,豆蔻年华
用诗词留下美好的瞬间
用诗意装点青春的旅程
胸藏文墨虚若谷
腹有诗书气自华
最是书香能致远
诗词之美驻心间
……
张坤元
[作者简介]
张坤元,女,2004年出生于河南省郑州市,三岁时开始背诵古诗,后背诵《大学》《中庸》《论语》《 孟子》《老子》《庄子》《古文观止》《诗经》《楚辞》等书,尤喜《庄子》;喜爱文字和写作。10岁开始在省级报刊上多次发表古诗词,13岁参加英国剑桥大学华人创办的杂志《剑河风》中秋征文,是唯一获奖的少年。六岁练习书法至今,书法作品在河南省首届“豫见少年腕儿”书画大赛中获特等奖。擅长古筝、舞蹈,喜爱音乐和一切美好事物。
[代表作品]
《瑶華集》
《瑶华集》以创作的时间为顺序,收录了作者自10至14岁创作的两百余首古典诗词。作品歌咏塞北风云,江南烟雨;描绘人间四季,春花秋月;勾勒山水泉石,红尘紫陌;感思滚滚历史长河的浪涛沉浮、芸芸古今众生的沧桑改迁。本诗集彰显了一位天才少年诗人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力与耀眼的才华。
封面题字:张坤元
瑶華集自序
自鸿蒙肇辟,元气始化,洪荒亘古,江畔何人初摇荡性情,感于风物?是以天能造物,物能感人,人能生情,寄之于咏。
嗟予辗转人寰尘宇之间,尔来十有四载矣。少读诗书,或无生知之资,而具玄默之性,略有沉郁之思,且多杂遝之感,遂聊为诗家语。初,予喜观《红楼梦》,其中诸咏,莫不使吾倾心眷顾也。或未尽究其意旨,但讶其情采之华,骈俪之工耳。既景钗黛之高韵捷才,慕众芳之仙姿灵窍,始自觅句,形诸篇什。斯言一出,似不经意,而人之蒙昧初启也,俯而为诗,以鉴以摹,以求以索,笔常滞重,意每枯竭,兴忽散漫,思时阻塞,凡斯种种,可胜言哉!
故曰余诗词性灵,实兹于红楼。至于初期之作,尽显粉黛风度,闺阁气象,以此度之,想当然耳。尝作白海棠诗数首,窃以为文采风流虽亚黛玉、宝钗,然取青妃白之工或堪为探春俦矣。又尝赋风花雪月,鸟虫草木,自谓:独工咏物,特擅七律,略与大观园中人同风。——殊不知人之初学诗,理应从此始。
日月倏忽,春秋代序,于是蹈故辙,应旧律,非物不咏,非物不赋,律诗纷沓,终不见奇。时有所虑,念之迷烦。复值家人谓曰:“胡不肯为慷慨豪壮之辞?但当破除旧套,以换新声;有所疑难,尔其克之。”予将何辞以答?但恨椿萱之莫知我心。使予如是,譬犹使予挈泰山以越河济也——匪河济也,北海也。匪不为也,不能也。
甲午岁季秋至乙未岁仲秋,其间除《月》,竟别无所述造。夫人口吐莲花而微琼浆滋养,则必有词穷之日。予之情状,盖即此欤?
然当时予不能谙此理。每视彼稿册尘封,未尝不忧心烈烈,喟然长叹也。岁月荒疏,情怀枯索,至此方暗怨己之才学疏陋,禀赋顽冥,或自疑江郎彩笔,今当见还也;或自伤仲永通悟,且为众人也;或自谓人小时了了者,大亦未必奇也。
何日方得轩翥骋鹜,独步千里?临风对月,颇有所感否?
重操翰墨,乃在一载之后。自此略能恢拓,求索至今。
予之为诗也,短则历数时辰,长则经几昼夜;内自念之,至深宵难寐,两目徒瞑而神清如故,若有孤檠长明,照彻乃心不夜。草创之后,辄点窜涂改,增而复删,更而复易,回还往复,如是不休。润饰之工不易焉。予稿既定,读之再三,仰观俯察,或问所怀,但扬眉欢悦,埋头意淫耳。求之既得,云胡不喜?维子之故,使我忘餐。
昨夕暇豫,清游闲步,聊以娱心。暮云奔涌,溢于苍穹,高树之上,骤起悲风。是岁中秋已过,料今夜之月应减清辉矣。四顾寂寥,即目荒凉。正值一木叶倏忽震落,飒然来下,天地不觉为之萧索。哀人生之长勤,百年之如寄。少年真当努力,恐年岁月之倏忽,将永伏恨老大之伤悲。
然则我志为何?盖予亦不能答焉。是时惟顾身畔诸景,良有所动,欲观宇宙之大,察风云之局,略山川之险,识草木之青,收于眼底,形于笔下,以尽当时意,以付后来人。
风华美矣,而未抵寸阴如璧;江山大矣,而莫敌烽火灼天;政教盛矣,而止乎区区五世;功业伟矣,而归于蕞尔之土。问浮世三千,何物足能不朽?文艺千古事,吾自当勉之。幸予今得述咏以展其愿,陈诗以骋其情也,庶几朝彼皦日,傲此清风,竟成一世之隽。
作者:张坤元
2018年 秋
美文选粹
01

高楼近处最伤心,
无端生灭自纷纷。
早知繁华从此尽,
当初何必苦争春?
——2015年4月
02
水龙吟·杨花
用章质夫、苏子瞻唱和韵
轻姿合在云天,如何却向人寰坠?
江南江北,树犹如此,枉劳离思。
纷然拂衣,盈然趁步,绣帘垂闭。
记谢娘庭畔,霏霏雨雪,未若此、因风起。
休怨飘零根蒂,岂必作、浮萍伫缀。
算来万事,无常有定,团圆终碎。
宁教从风,莫成尘土,毋委流水。
笑古来,薄命朱颜,为垂尽伤春泪。
03
无题二首
其一
曾羡人间富贵花,强于白雪断天涯。
徘徊南浦合相忆,惆怅东风胜自嗟。
神女峰前谒云雨,丽人岩畔访烟霞。
古来多少繁华地,依旧黄昏送日斜。
其二
沧桑陵谷有穷时,乌衣燕子去何之?
祇今青史文犹在,昔日红尘愿已违。
欲化蝴蝶托梦聚,誓随杜宇绕魂飞。
相隔萧条嗟异代,秋月春花两不知。
—— 2018年3月
04


千里中秋夕,历历古今同。
饼制团团月,人依翦翦风。
卷掩华灯起,轩开浅汉横。
只用乘兴发,何须待墨浓。
题辞皆从感,拟景偶因情。
良夜游闲砌,清宵步广庭。
风短摇丹桂,天高倚碧桐。
元无酒为伴,却有月来迎。
宇宙晴光满,乾坤素魄盈。
河山缥缈外,宫阙有无中。
可奈离尘恨,徒闻捣药声。
白兔合孤绝,碧海锁玲珑。
悠悠经永巷,脉脉映层城。
二八婵媛好,三五华彩明。
往岁悲离合,今夕现阴晴。
江水何年尽?世代几时穷?
隔斗参商宿,连河牛女星。
西楼木初下,南柯鹊乍惊。
牵萦愁薜荔,摇落泣芙蓉。
霰树栖孤凤,烟草叹寒蛩。
平湖两行雁,低墙数点萤。
露圃滋新菌,霜桥泊老枫。
皎皎辉长没,苍苍晕自生。
独影临八月,残轮黯五更。
鸣幽空间鸟,声杳丽谯钟。
半下融曲水,才斜媚远空。
碧纹针暗度,圆顶线深缝。
竹径接寒绿,花房葬落红。
驱车古原寂,搴舟细浪轻。
破曙千乌散,知秋一叶征。
高情昭日白,奇意郁霞青。
瑶台晖几丈,蓬山色万重。
佳节能再会,明月易相逢。
长志托燕缶,微怨寄吴筝。
沧州堪笑傲,落笔看诗成。
—— 2017年9月
05
长志吟
兴亡朝与暮,沧海几为田?
终古游侠多年少,长安大道若青天。
举杯方尽新丰酒,挟弹更落杜陵鸢。
谁念松柏会当朽,自惜桃李片时妍。
豪雄意气为君饮,长醉旗亭不愿还。
下马入旗亭,秋阴匝地生。
苍茫云岁暮,能使客心惊。
无边夕照连穷巷,谁教衰兰管送迎?
人间南北多歧路,宁挂云帆济海行。
君不见,成王败寇尽东流,铁马秋风几度愁。
北邙山下黄埃乱,昔日衣冠已废丘。
恨血千年空自碧,江山何处淬吴钩。
信是思量错,飞光逝兮不可辍。
苦恨岁华去已多,几回明镜伤颜色。
太行雪满迥难行,黄河冰塞安能越!
高咏乍将天雨惊,短歌暗令琼壶缺。
拣枝裴回那得栖,临风太息将焉歇。
岂更驻马立斜阳,还当拂剑舞秋月。
尘暗匣琴夙愿违,故园合是雪霏霏。
绝塞转蓬应百里,高城古木已十围。
长啸吟梁甫,悠思怀采薇。
怅望青冥外,风云会有时。
彩凤不鸣众禽里,何求知我二三子。
且就眼前浊酒杯,寂寞休论身后事。
千秋屈指少闲人,惟有函关开复闭。
燕赵纵悲歌,慷慨一击缶。
布衣竟何成,车如鸡栖马如狗。
当今谁可挽山河?谈笑试看缚虎手。
——2017年10月
书塞北风云、江南烟雨
绘人间四季、春花秋月
勾山水泉石、红尘紫陌
感滚滚长河、芸芸众生
几点思考
诗词,在语文乃至生活中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古诗词浓缩凝练了中华文化的含蓄内敛,寄予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宽阔的胸襟和豪情。张坤元小小年纪却能创作出如此优秀的诗词,当然少不了良好的教育环境和文化熏陶,也就是说与她的早期教育密切相关。一方面是大量的阅读和背诵;另一方面是阅读与背诵之后的转化。很多孩子也进行了大量的阅读和背诵,但之后很少有人尝试去写作。张坤元恰恰做到了这一点。通过大量的阅读和背诵,然后无师自通,掌握了诗词格律的创作,之后渐渐地养成了主动创作的习惯。那些读过的诗词和书籍,都融进了骨肉和血液,变成了由内而外散发迷人光彩的气质。
诗词,除了能丰富孩子的精神底蕴之外,还能让孩子在千百年积淀流传的思想品质中,潜移默化地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共情能力、审美能力等。从张坤元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是自律,另外一个是主动探求,第三个就是她的广泛而浓厚的兴趣。现实中的很多孩子,他们身上缺乏的就是这种自律精神,还有对学习的探索。我们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许多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喜欢阅读,更不用说创作诗词了,一看到诗词就头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因为他们没有形成真正的语文阅读素养,也就是说诗词中所散发出来的语言魅力他无法真正体会。我们学习诗词,就是要去读、去背、去全面感受,就是要从短短的诗词中延伸出去,去汲取中华文化的精华。每一首诗词背后都是庞大的知识体系,每积累一首诗词都是在丰富我们的精神底色。
从中我们也可以反思我们目前的语文教育问题,许多中小学提倡教师和父母应该学会对孩子放手,让他们去探索自己的世界,发现问题。但现实情况却与其背道而驰,孩子的负担越来越重,孩子缺少自由的空间。对于语文知识的学习如果背离孩子的阅读经验,而老师仅仅作为一种知识传达的媒介的话,很显然学生无法形成自己的阅读体验。语文的学习离不开良好的语文素养,而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大量的阅读这个最基本的规律密不可分。因此,作为一名教师应当学会如何启发学生形成自己的阅读体验,培养阅读能力,提升语文素养。

整理 | 李章鑫
编辑 | 李章鑫 马 瑞
审核 | 刘海宁 张明月
感谢您的关注
欢迎点“在看”,分享转发到朋友圈
欢迎投稿、评论或提出宝贵建议
球分享
球点赞
球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