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专号|支教的夏天

话题专号
请输入
“那一年夏天”,提到夏天,你会想起什么?是炎炎的暑气,声声的蝉鸣,还是冰镇好的大西瓜 ?每个人的夏天都有着不一样的独家记忆,而夏天也总是发生着离别与相遇的动人故事。当回想起你生命中重要的“那一年的夏天”,你又会想起什么呢?
文/焦糖花这是读书郎闲笔的第228篇文章,全文大约1800字,细读大约需要7分钟。夏日的阳光炙热地散落北陡小镇的每一个角落,微咸的海风撩起丝丝秀发,夹杂汗水或泪水黏合在我的脸上,微睁着眼睛看着那个阳光下光着脚丫奔跑的小男孩,矫健的脚步击起凌乱飞肆的浪花,与男孩一同奔跑的时光悄然地在潮湿而厚重感的海风中消磨殆尽。男孩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宝贝向她飞奔而来:“老师,你上课的时候说水太浅的码头会让轮船搁浅,这个码头的水不浅,所以我带你来了。”说完,撒开小手,黑色的细沙从他同样黝黑的小手中散落,在粘稠的空气中飘散,滑落在她的手里,也渗入这片浓郁的土地。作者亲笔画下的海望着台下一双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老师的心微微一颤:“多么水灵的一群小孩啊,眼神中散发着诚恳的求知欲望”。唯有他,小脑瓜左右摇晃,双腿总是刻意或不由自主地投向前桌的椅背,小黑手左右缠绕着,几乎躺在了椅子上。显然,一看就知道不是省油的灯。“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支教老师,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希望有同学自荐竞选我们的四二班的班长。”话音未落,他安静了,脑袋侧趴在陈旧的木制课桌上,一只小眼睛从右手臂中探出,凝神看着地上斑驳的光影。他好像在思考着重要的事情。班里开始沸腾,孩童们对于成为管理人员的欲望并不亚于成人。同时,他们敢于直接且正面地表达这种渴望。经过热烈的五分钟以后,“请想竞选班长的同学举手。”沸腾的海面突然平静,浮现出一片笔直的树林,老师蓦然发现高举着小手的丛林里出现了一只矮半截的小黑手,如同蔫了的小树苗。如果此时轻声飞过一只蜜蜂,这棵枯黑的小苗可能即刻就倒了。“好,请那位同学上台发表竞选演说。”他显然没有料到会遭此一劫,两支黑柴般的小腿前后晃动了好久才迈到讲台,外八字的站姿,十指纠缠在腹前。起伏的胸腹透出急促的呼吸声,像是飞上墙头,正储备着战斗能量的黑毛公鸡。老师看到了他的颤抖。他的手指不停在腹前打转,“我,我,我想当班长,因为,因为我没有当过。”台下轰然一阵笑声,“成绩不好当什么班长!”“才不喜欢你当班长呢,那么蠢。”他明显慌乱了,黑溜的眼珠子震动着。他低下头,看着脚下那双破布鞋裸露着两只脚趾头在摆动。“那么我们班的班长就初步确定为文耀吧,他是老师见过最勇敢的男孩。”老师向男孩投向坚定地目光,男孩眼里闪烁的阳光足以可以照亮整个夏天。“同学们有见过码头吗?你们觉得码头是建在水浅的地方还是水深的地方呢?”窗外的阳光斜斜穿过学校破旧的教学楼,映在男孩的小脊背上,老师看到海风轻轻地亲吻着那个坚毅的小脊梁。夏日慵懒而漫长,教室里不时出现骚动,男孩正义凛然地示意同学们安静。自任班长以来,他的认真负责使他成为一名有威望的班长。“老师,你去过码头吗?”孩子们发起疑问。“没去过呢,你们都去过了吧?你们这里就有海。课本的知识告诉我们,一般码头都会建在水比较深的岸边,因为如果水太浅轮船会卡在泥里,没办法靠岸。”孩子们一片恍然大悟的表情,只有他望向了窗外,眼睛里泛出波光粼粼的光芒,仿佛窗外便是一片茫然的大海。支教结束的前一天,老师去男孩家进行家访,其实是因为三次到访都没有见到他的父母。最后一天,那就碰个运气吧。不远处的麻将馆传出此起彼伏的笑声。五个人挤在80平方的小房里,30出头的妇女焦急地等待着刚下锅的开水,时不时回头露出尴尬的笑容。刚坐下,便开始滔滔流水般细数儿子恶行。泛黄的烟嘴牙挤压出含混的白话,词不达意地塑造着一个调皮捣蛋的野小孩形象。屋里只有她的叫骂声,老师凝神屏息,时不时听见近处麻将碰撞的声音,轻声数钱的耳语,张扬狂妄的笑声。黄灯的微光,轻轻地投在角落里蜷缩的孩子身上。“都唔系甘噶。”老师突然站起来。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缓缓坐下。“没有人天生就是好孩子。”“他在学校里表现得都很好。”“如果你多从麻将馆回来,你会发现他会做饭,会照顾奶奶和弟弟,会很多的东西,但他只有10岁。”微弱的灯光下,这位妇女的瞳孔中晃动着惊诧的神色。“老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临走前男孩跑过来拉着老师的手径直往前走。“去边啊,车要来了!”“来啦,来啦,去一个地方。”男孩的手很粗糙,有一层厚厚的茧,撂在老师的手里,像是拿着一根长倒刺火柴。男孩越走越快,渐渐拉着老师跑了起来,海风的味道随着呼吸一股劲地钻进她的肺里。“老师,快看。”男孩松开她的手在前方欢呼雀跃,那是一片废置的码头,两旁堆满了白色的被侵蚀的贝壳。男孩头顶上方的晚霞一点一点地润色着他的笑容,粉的,橘的,红的。“老师,你说你没看过码头,这里有个码头,所以我带你来看了。”“老师,这个码头水深,轮船不会搁浅。” 细嫩的黑沙从黝黑的手中滑落,随着海风扬起,散落在贝壳深深浅浅的密缝里。就这样,夏天,走进尾声了。本文作者焦糖花,中山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博士在读,喜好读书和养生,大型犬只爱好者,居安思危冲刺型选手。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萍儿
小编寄语
读书郎闲笔将推出新栏目“话题”,本栏目的每篇推文将围绕一个特定话题展开,参与讨论的作者们将对该话题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一起碰撞撞出思维的火花!本期话题主要围绕“那一年,夏天”,来聊一聊令我们印象深刻的与夏天有关的故事,以及夏天所带给我们的独特的感受与想象。
“话题”栏目其他相关文章:
三·八特辑 | 关于女人(上)
话题 | 关于女人(下)
话题 | 文学“疫”意(上)
话题 | 文学“疫”意(中)
话题 | 文学“疫”意(下)
话题 | 清明纪事(上)
话题 | 清明纪事(下)
话题 | 向夏阅进(上)
话题 |向夏阅进(下)
话题 |青春故事
话题 | 青春故事(续)
话题 | 哎呦妈妈!(上)
话题 | 哎呦妈妈!(下)
话题 | 童言无忌(上)
话题 | 童言无忌(下)
话题 | 毕业生(上)
话题 | 毕业生(下)
话题 | 背影
话题 | 背影(续)
话题 | 生育之问(上)
话题 | 生育之问(下)
2018年9月1日“读书郎闲笔”开刊词发布,很快吸引了许多文学爱好者的关注,在此谢谢大家的支持。
茹是说 | 发刊词 · 走笔至此
以后的每周二、四、六晚19:00,西窗剪烛试笔,芭蕉听雨闲读,我们将与您分享文学,体味人生
欢迎关注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