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磁州窑(河北窑口)紫金胎白釉剔刻婴戏牡丹纹梅瓶

一、磁州窑
磁州窑窑址在河北磁县的观台镇、彭城镇。宋代北方著名民窑,主要生产生活日用品,如:罐、盆、碗、缸、瓮等器物。釉色有两大类,一为白釉,以白色化妆土为主要原料,釉色纯白如乳,有开片与不开片两种不同装饰。一为黑釉,以铁锈花最为著名。装饰手法十分丰富,有刻花、划花、印花、刻划兼绘画、剔刻、刻填、以及铁锈花绘画等等,对陶瓷装饰艺术有很大发展,一时与景德镇齐名,获“南有景德镇,北有彭城”之称。 磁州窑产品计有十多种,如:白釉划花、白釉剔花、白釉绿斑、白釉褐斑、白釉釉下黑彩、白釉釉下酱彩、白釉釉下黑彩划花、白釉釉下酱彩划花、珍珠地划花、绿釉釉下黑彩、白釉红绿彩、低温铅釉三彩等。白油釉下黑彩是该窑主要产品,而白油釉下黑彩划花是其中的高档瓷器。低温铅油三彩陶是继承唐三彩的技术,又称“宋三彩”。
磁州窑的器物上的诗画别有情趣,其绘画多为民间喜闻乐见的生活小景,并题有民间流行的诗句和民间谚语。例如:“过桥须下马,有路莫行船,未晚先寻宿,鸡鸣早看天,古来冤枉者,尽在路途边。”有些是反映小市民意识的谚语,如“众中少语,无事早归”等等。
属于该窑系的有河南省当阳峪窑、鹤壁集窑、禹县扒村窑、登封曲河窑、山西省介休窑、江西省吉安吉州窑等。
二、磁州窑胎体
磁州窑的胎体使用的是当地一种比较特殊的高岭土,结构较疏松,淘炼不细,颗粒粗,常有未烧透的孔隙和铁质斑点,含铝量较高,另外原料中含量铁、钛等着色杂质高,胎色呈灰白或灰褐色。主要有青土、白碱、缸土、笼土、黄土(黑药土)、紫木节、紫砂土、耐火粘土、水冶长石等。 笔者查找了部份有关柴、汝、官的历史文献和资料发现,五代的柴窑瓷,北宋的官窑瓷以及北宋晚期的汝瓷,它们的坯胎用的泥土,都是紫金胎土(紫砂坯胎)五代(954年—960年)前后6年,北宋(961年—1127年)前后计167年,加上五代后周6年,共计173年,在173年期间,共计创烧出柴窑瓷器,北宋的官窑瓷器,北宋晚期汝窑瓷器,生产出中国的六大名瓷,除柴窑瓷器是五代后周生产的,其它五大名瓷都是中国宋代生产的,这六大名瓷对中国后期各朝各代的瓷业生产,都产生了深远和重要的历史影响,也为中国的后期的各朝各代的瓷器生产大国奠定了扎实基础,为中国成为世界瓷器生产大国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宋金时期磁州窑瓷器的瓷胎练泥还不够精细,较为粗糙,加之当地土质不像高岭土那样纯白,因此,比较讲究的作品一般要在瓷胎外加上一层稍加提纯细练的化妆土,然后在化妆土上进行作画或书法。
三、化妆技法
由于加了一层化妆土,其在烧制过程中因膨胀系数不同会导致化妆土外的釉层的表面产生裂隙。经过近千年的潮湿、干燥的变化或者运输使用过程中的碰撞,很多瓷器会出现脱釉的现象。 因此,通过脱釉以及脱釉后裸露的化妆土层的新旧来判断一件磁州窑瓷器的新旧应该是比较准确。应该说,真正宋金时期的磁州窑瓷器(尤指那些经过精心烧制的精品),脱釉是很正常的,不脱釉反倒奇怪。 四、牡丹纹饰
画工磁州窑是中国老窑口中民窑的代表,其产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市井风情。其绘画或书法风格往往粗犷豪放,洒脱不羁。但洒脱不等于随意、孱弱。一件瓷器从练泥、做胎到施釉、绘画及至最后烧成,是相当复杂的一个过程。即便是民窑产品,为了使做出来的东西像样、有市场,在绘画的时候,工匠还是相当用心的,而且他画或者写的都是日复一日练得纯熟的内容,都有着一定的功力。而新仿的磁州窑瓷器往往为了追求民窑特点,过于随意,常常故意画的散乱,人为夸张,而书法也常常孱弱无力,章法松散,露了破绽。 在唐、宋、元、明、清的工艺美术及近代民间美术中,牡丹始终是常见的装饰题材,牡丹花作为装饰纹样,能适应各种工艺装饰的需要。牡丹装饰题材最早见之于北魏,至隋唐时期,开始用于铜镜、陶瓷、染织纹饰及石窟的装饰,形态各异、富贵大气,符合当时的太平盛世的状况,因此牡丹成为当时工艺品重要的装饰题材。至宋代人们更加重视牡丹花的内涵以及其所表达出来的精神品格。由于宋代陶瓷名窑遍布全国,刻、划、画、剔、填等各种装饰手法推陈出新,牡丹纹样形态和格调也非常多样。宋代除了青瓷窑系,磁州窑、定窑等瓷器上的装饰形式也广泛采用牡丹纹装饰。如耀州窑刻花牡丹纹碗,碗心刻以两枝牡丹花,枝叶舒展,花朵盛开,尤如牡丹池中盛开的牡丹花交织在一起,施以青釉极具韵味。另外,如磁州窑缠枝牡丹纹瓶,瓶身剔划出缠枝牡丹图案,逼真写实的牡丹花叶,形象洒脱自由,整体呈现出质朴的民间风格特点。此外由于宋代花鸟画的兴起,促进了欣赏性工艺如缂丝、刺绣等的发展,在这种工艺品上花卉的形象更趋逼真。由于元代蒙古族统治者喜好豪放、粗犷的艺术风格,因而牡丹大而美的特点极受当时贵族统治者的喜爱,使得牡丹纹饰在元代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明清时期陶瓷牡丹纹饰的装饰技法更为丰富,特别是随着社会需求量的日益增多,装饰领域的扩大以及制瓷技艺的提高,牡丹纹饰逐渐成为陶瓷上常见的装饰题材。
牡丹纹样作为宋代陶瓷上最具代表性的纹饰之一,其装饰技法多种多样,形式内容丰富,具有浓郁的民族气息,也是历代人们所喜爱的传统图案。而宋代陶瓷牡丹纹饰更多的是受文人士大夫所推崇的文人画的影响而表现在宋瓷纹饰上,线条往往简约洒脱,表现出活泼生动的画面效果,表达了一种生动旷达、简洁质朴的感觉,更多的是寓意着富贵繁荣,表达了宋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向往。
元、明、清三代牡丹纹久盛不衰,多用作主纹,装饰在瓶、碗、盘、罐等器皿的主要部位。明清时期,景德镇窑瓷器上的牡丹纹更丰富多彩,有折枝牡丹、缠枝牡丹等。明宣德青花盘上的折枝牡丹纹、青花玉壶春瓶的缠枝牡丹纹,图案精致,装饰效果强烈。明嘉靖酱釉描金孔雀牡丹纹执壶,在器腹部桃形开光中贴金描画孔雀牡丹纹,尤显富贵华丽。清雍正粉彩牡丹纹盘口瓶、珊瑚红地粉彩牡丹纹贯耳瓶,都是工笔重彩,一丝不苟,将牡丹花的国色天香、雍容华贵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磁州窑器物当中,以婴戏为题材的很多,如池塘赶鸭、打陀螺、蹴球、骑马、钓鱼、放炮竹等。瓷枕亦如此,不论是做游戏,玩莲或赶鸭,均寥寥数笔,就把孩儿天真、可爱的童趣表现出来。即如此枕虽着墨不多,却生动传神。

宋代登封窑:藏品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