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兴藏品新年献词 | 希望的大地

点击题目下方广兴藏品,一键关注,获取更多钱币资讯
猪肉价格从悄然上涨变成一飞冲天,昔日繁华宁静的香港地再次暗潮涌动,澳门街在回归20周年后再次腾飞。多少人不眠不休只为那一天的热烈隆重,两个大国隔着太平洋谈谈打打,打打谈谈。不知不觉,2019年走到了她的最后一天。
这一年,你过得好吗?
新生命降临的喜悦,毕业季不舍的留恋,久别重逢的忘情,至亲离去的悲伤……对于每一个个体,这一年,总有一刻让你难以忘怀。单笔成交额创了新高,世界邮展实现了突破,新结识了志同道合的藏友,捡漏最终变成了打眼,对于每一位收藏爱好者,这一年,有着比普通人更多的经历。
这一年,市场里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城隍庙市场,常年占据黄金C位的女老板还了摊位走人了,源宝楼二楼,8平方米的包房在连续换了三位店主后终于彻底空关了,云洲古玩城,曾经热炒到5万元一个的摊位,如今连500元的转让费也收不到了。租金催讨通知、限期搬离通知,像一块块狗皮膏药,贴在门上,堵在心里。整个夏季,卢工币商们都在忙着抛售黄金,六年多了,终于捱到了解套,别扯什么持有成本、时间价值,至少账面上老子没输。一万六舍不得卖的爱科学小型张,八千元割起肉来一点不含糊。老精稀的价格只剩下高峰时的三分之一,老银元暴涨到无人接盘,号码币从有市无价变为有价无市。微拍上的几位带头大哥大姐,一边高喊“近期需求量大,诚意征集拍品”一边鼓吹“年底藏家急需变现,品质保证价格低洼”,活脱脱地现实版自相矛盾。各大拍卖行的日子一样不好过,平台越来越多,跳槽越来越频繁,图录越印越薄,成交率越来越低,一家知名拍卖行的员工们,已经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失业。
这一年,更多的资深藏家在自己尚有能力的时候开始着手处置自己的藏品。他们,曾是这个群体的中坚,是新人和后来者的标杆,也是经营者的伙伴。而如今,这些个充满着感情的心爱之物,成堆、成封、成箱地出现在邮币商的柜台里、各个拍卖行的图录中,变成一个个冰冷的数字。在大洋彼岸,早年熊猫金银币几位大家的持续清仓,几乎让熊猫币面临崩盘。
喜也好,愁也罢,这一年,过来了。
怨也好,叹也罢,2020年,走来了。
回望来路,多少牵绊。一张张承载着父辈殷切期望的少年的面庞,一定不会忘记夹着邮册在巷间穿梭交换邮票躲避联防的惊险,一定记得烈日和暴雨下的月坛。如今,从富庶的江南到辽阔的西南,纸币的荧光能照出赤橙黄绿,硬币的楼梯能分成左右上下,为2元钱的差价能讨价还价半个小时,为了戋戋之利赌咒发誓大打出手,每一个人一边抱怨市场的混乱,一边奋不顾身火中取栗。雪崩的时候,又有哪一朵雪花是无辜的?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这一刻,你有没有想起海子的那首诗。收藏也好,投资也罢,说到底,是一种爱好,一种情趣。通过她,识物识人,锤炼心性。营生也好,事业也罢,究其然,是一种行为,一个媒介。通过她,完善规则,培育市场。
所以,离场者不必惋惜,你们会拥有新的生活。坚守者不会孤单,自会有人来欣赏你们的执着。
所以,当你无助,当你迷茫,请别忘记,俯下身来,深情地凝望。
因为在你脚下,总有一片希望的大地!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劳烦动动手指,点下文末的在看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