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贫困县房价5000元/米2,是不是说农村土地很值钱?

有一位叫“栋”的粉丝,他是某大学的毕业生,前天颇有思考的问了我一些问题。大意是他觉得“务农”挺有前途,想找一条道儿,虽然对未来有不少美好憧憬,但更多是对当下的茫然。我觉得他的问题挺有现实性,所以摘选两…

有一位叫“栋”的粉丝,他是某大学的毕业生,前天颇有思考的问了我一些问题。大意是他觉得“务农”挺有前途,想找一条道儿,虽然对未来有不少美好憧憬,但更多是对当下的茫然。我觉得他的问题挺有现实性,所以摘选两个做回复,供同行者参考。
“栋”留言的部分截屏
留言内容:关于您文章中解释的区块链思维,对我启发很大,如果去中心化模式能够得到尽快应用,农民绝对首当其冲的是第一致富人群,他们有实实在在的土地可以产生效益,并且随着机械化的普遍提高,创收也不是问题。而且,去中心化会伴随城市里一大批商业链失去存在价值,比如物流业、加工业、零售商等,到时必定大量农村劳动力要回流农村,土地资源会显得更有争夺力,也就是说目前国家政策严格管控下的农村土地更为稀缺。
他其中两个问题是:
1、未来几年内农村土地会不会像前几十年的城市房地产一样被大资本炒作起来?
2、目前靠质押土地获得贷款,只种植一般性粮食作物,搞大规模机械农业,是不是可行?
我把“栋”同学的问题再翻译一下:
其一,他其实想知道,农村土地究竟值不值钱?有没有必要先下手“占坑”?
其二,他其实想知道,现在“种地”有没有前途?以及怎么做?
当然,还有一个关于区块链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这里不做具体解释,但有一点需要明确,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农村劳动力回流没有直接关系。后面择时间,我再写一篇关于“区块链+农业”应用场景的文章。
我主要回答关于农村土地的问题。
先讲一个真实的“恐怖”小故事,或许对农村土地价值有个基本看法。
年前,我去甘肃省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考察交流,该县并不在所谓的城市经济圈内,距离省会还有三百里路,而且交通也不怎么方便。无论怎么评估,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县城。
但,当我问到该县城的房价时,吓了一小跳,竟然高达5000元一平米,而且还有上涨的趋势。按照道理,这么穷的一个地方,土地又不值钱,不应该啊,我不得其解。
盘问得知,原来该县自明清时期以来一直被誉为“状元县”,因为是个穷县,所以这里的孩子们特别能吃苦爱读书,每年都有大量学生考到我国知名学府,莘莘学子毕业后自然都成了大人物。
通过攀谈,我总结了房价贵的三点原因:
其一,该县人口高达60万,算是一个贫困大县。全县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小学、初中、高中)都集中在这个小县城内,意味着60万人共同享受一个区域性的教育资源。与60万人口相比,该县教育资源显得尤为稀缺。
其二,80、90后的新生家庭,基本都在养儿育女,他们已经成了“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坚力量,他们大学毕业后基本都落户在县城。面临教育资源稀缺的现状,“学区房”不再是大城市的专享,早已经在农村风生水起。意味着可能有十个娃甚至更多娃拼一个名额的残酷。
其三,无论大人物还是新生家庭,或有生二胎换大房的需求,或给父母换新房的需求,或有农村拆迁置换新房的需求,总之小县城已经承载了太多人的现实梦想。
不禁感叹,房价是被资本推高的吗?我们都知道物以稀为贵,那么这个县稀缺的究竟是什么?我想应该不是土地,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倒更像是推高房价的“罪魁祸首”。
前天,3月7日,北京两会传来消息:“城镇化”和“逆城镇化”将会相得益彰。
大Boss强调:一方面要继续推动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乡村振兴也需要有生力军,要让精英人才到乡村的舞台上大施拳脚,让农民企业家在农村壮大发展。城镇化、逆城镇化两个方面都要致力推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也不能衰落,要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我们其实可以思考下,“城镇化”究竟是谁的城镇化?那又是哪些人的“逆城镇化”呢?
按照我国现有的城镇化速度,平均每年有1500万人要城镇化(2018年目标是1300万)。从宏观层面来看,这部分人主要是全国县域周边农村人口的城镇化,比如县城周边3-5公里的生活圈。而实际上,这些人的城镇化不过是户籍上的城镇化,他们并没有进行大范围跨区域的人口迁移,是土地资源的再整合、再配置,是人口资源和公共资源的再分配。
近年来,社会上涌现出一批批城市人回乡创业的热潮,也涌现出一些知本家和资本家到农村投资兴业的风潮。他们是愿意逃离北上广回归农村安营扎寨的一批人,而且年龄越来越小,知识水平越来越高。这批人的逆城镇化一般会伴随着人口跨区域的迁移和流动。
好了,讲到这里,再回顾本篇主题:农村土地会不会被资本炒高?
我认为,起码十年内不会。但,随着城镇化的继续扩大,县城住宅的价格定会逐步上涨,这个涨幅并不取决于该县是几线城市,取决于小城的公共资源配置是否合理,以及小城周边中长期的发展规划等是否可预见。
资本本身不值钱,值钱的是“稀缺”。
如果把农村用地限定到农业用地,我想也不会有被资本“生炒”的风险。前几天的中央一号文件已经很明确的划定了红线,“不允许资本到农村里买民房盖别墅弄会所”。其实,就是让资本守规矩,投钱到农村可以,但需要把钱用到农业的生产和服务当中去,别老打土地的主意。其次,我们实际上并不缺少农业生产用地,甚至随着城镇化的推动,农村反而逐渐成了“空城”,即青壮劳动力都不在农村了,那么土地自然是闲置和荒废,这种现象已经是不可规避的实情。显然,资本并没有囤地炒地的理由。
当然,如果该地恰在城市郊区,具备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等优势,那另当别论。

至于,新手怎么切入农业?
就像你所说“老家的大樱桃还面临滞销”,那么凭什么你租地种出来的樱桃就不滞销?
有三点小建议:
其一,先去一家农业龙头企业干一段时间,摸摸路子。大部分涉农企业很渴求高材生,尤其渴求具有互联网思维和应用能力的年轻人,在摸路子的过程或许能找到自己真正的爱好。
其二,县城里一般都有电商园或创业园,那里聚集了县里很多优质的公共资源,可以和园区负责人或县领导聊聊你的想法,相信会有更多收获。
其三,如果实在想尝试,且能禁得住失败的风险,可以从品牌农业或休闲农业入手。等有了稳定的客源和成熟的经验后,再尝试规模化种植或养殖,进而圆自己的农业现代化梦想。
不建议从“土地”的角度寻找发财捷径,建议从生意和资源的角度寻找适合机遇。建议仅供参考,关键还是因地制宜、融会贯通,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辛巴 新农商学院
ID: 9258051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