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开原创】业余文化拾趣(朱国栋)

□文/朱国栋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宁都琳池垦殖场成立后,百业待兴,下放干部和职工业余文化生活一度贫乏,没有了城市的喧闹,没有了熟悉的音乐,被人戏称为“文化沙漠”。但是,他们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先后成立了…

□文/朱国栋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宁都琳池垦殖场成立后,百业待兴,下放干部和职工业余文化生活一度贫乏,没有了城市的喧闹,没有了熟悉的音乐,被人戏称为“文化沙漠”。但是,他们仅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就先后成立了俱乐部、电影队、广播站、业余文工团,办起了书店,创办了《琳池报》,职工们的业余文化生活逐渐活跃,于是,便有人发出了“处处歌声起,满墙皆文章”的赞叹。
舞会一九五七年冬,五百多名下放干部来到垦殖场,业余时间无所事事,于是,每逢周末的晚上,田营作业区和其他各作业区,在一些爱跳舞的人带领下,开始单独或联合举办舞会。受当时条件所限,没有舞厅,他们就利用禾坪晒场;没有电灯,他们就点燃篝火或者汽灯;没有乐器,他们就敲起脸盆来伴奏。这在当时,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老龙下放前是赣南行署公安处乐队打击乐手,据他介绍:当时我在田营作业区,周三、周六都会举办舞会。晚上没有灯光,就点起了汽灯,当时的乐器只有几把二胡,没有打击乐器,音乐的节奏性就没有那么好,于是,我便用脸盆来代替鼓、钹、锣等打击乐器;没有舞厅,我们就来到村里一个不太平整的黄泥巴球场。首场舞会开始后,下放干部们一男一女,两人一对,手握手、搭着肩、搂着腰,脚步跟着二胡奏出的乐曲,踏着击打脸盆的节奏,“咚嚓嚓,咚嚓嚓……”旋转着翩翩起舞,享受着劳动后的休闲、潇洒和欢乐。
当晚,村里来了不少村民观看,并且大发感概。有的说,男的这样子抱着女的腰来转,要是跌了一跤,倒在了一起,那怎么办?有人笑着说,怎么办?爬起来就是呀!又有一位年轻的妇女说,这下可真的解放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场舞会之后,村民们就不再议论了,年老的村民不再来看,而年轻的小伙、姑娘却想参予进来,一跳为快。用脸盆代替打击乐,这一创新很快推广到全场各单位。老龙说:直到我一九六二年调到汉口林场后,林场的小伙子跳舞仍是打击脸盆“咚嚓、咚嚓”四步,“咚咚嚓”三步,在《彩云追月》《步步高》《圆舞曲》……等乐曲声中度过愉快的夜晚。那时,我看他们跳舞,觉得女舞伴太少,不过瘾;况且,自己也没跳过交谊舞,只是晚上又无处可去,所以仅为看看而已。
赛诗会一九五九年夏秋之交,刚刚结束紧张的夏收夏种,场党委就发出号召,要在全场下放干部和职工中,开展一场大写作运动。山角队率先响应,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收到稿件5113篇,场里立即组成了临时编辑小组,对文稿进行筛选,把精品编辑成两本小册子,其中一册收集了诗歌101篇;另一册收集了相声、快板、剧本、散文和歌词共8篇,起名《劳动之声》,并油印出刊,向国庆十周年和建场两周年献礼!国庆十周年前夕,场部举办了赛诗会,组织全场干部、职工参加。赛诗会上,我方唱罢你登场,精彩的诗歌朗诵,让全场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下放干部罗鸿仪回忆说:我当时参予了《劳动之声》的编辑工作,受条件所限,该刊是由下放干部邱吉理刻的钢板,然后用油印机印刷并装订成册的,发行数量并不多。
我有幸保留了一份。下面这些诗歌,就是我从油印册中摘抄下来的。总路线是红太阳欧阳积茂总路线是红太阳,六亿人民得方向。鼓足干劲争上游,多快好省好主张。人拉耙张介棋耕牛不足人拉耙,快步如飞似跑马。不顾荆石刈破脚,抢上季节把秧插。高山牧羊钟建云白云绕青山,羊在白云间。云浮羊走动,欲辨实在难。
放筏江理明天上银河亮晶晶,地上江河穿梭行。良材编成宝梭串,飞速往下建厦林。六十年代后,上海、赣州及全国各地不少知青来到了垦殖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赶旧人,他们写诗歌、散文,办墙报有声有色。我曾在农场墙报上看到一首知青写的诗,觉得韵味十足。
琳池小景罗鸿厘苍山林海环村庄,绿水银波入梅江。炊烟缭绕迎朝霞,山岚朦胧隐楼房。细雨纷纷柳吐翠,熏风阵阵稻喷香。四季如诗景色美,五乡若画韵味长。(注:五乡指时为垦殖场辖属的南团、东韶、漳灌、吴村和肖田。)这以后,场里读书写作的风气越来越浓,又有更多的诗歌、散文在《江西日报》《江西文艺》《赣南日报》等报刊相继发表。一九六二年,我下放在垦殖场后,在他们的带动下,用笨拙的笔不断写作,不久也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了一些文章,其中还获得不少征文奖,被调到总场宣传部,圆了我的写作梦。
文艺演出琳池垦殖场成立后,本场和外地剧团曾多次在场里演出。与此同时,本场组织的文艺团体也多次赴外地演出。一九五九年初,赣南区党委、行署领导率赣南采茶剧团,专程到场里进行春节慰问演出。为了这次演出,场里派专人在琳池祠堂临时搭建了舞台,演出的《睄妹子》《钓拐》等节目妙趣横生,深受大家欢迎,演出多场,观众达数千人次之多。一九六O年五月,场文工团带着自行创作的大型歌剧《凌华战歌》等节目,赴南昌、赣州、盘古山等地汇报演出。在赣州的赣南京剧院,接连演出了两个晚上,受到地市领导、机关干部和下放干部家属们的称赞。当时,《赣南日报》为此作了长篇详细的报导。
一九六四年,江西省农垦文工团来场演出,在群众艺术馆演出歌剧《江姐》。演出盛况空前、一票难求,当时,我已来到总场工作,想方设法才搞到一张入场券。听说有几位宁都县的领导,特地从县城赶来,却因没有入场券,不能进去观看呢!此外,还有赣州越剧团、于都采茶剧团、湖北某黄梅戏剧团、瑞金歌舞团、安徽某杂技团、宁都采茶剧团等都先后到场进行了演出。在垦殖场,每逢重大节日或农闲之时,经常会举办一些群众汇演或创作竞赛。那年我在化工厂时,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小品《拔牙》,没想到竟然获得了全场一等奖,奖品是一个紫铜鸳鸯火锅。摄影 吕建民(路开文化)
朱国栋,生于1944年,江西省丰城市人,1960年迁入赣州至今,赣州市章贡区作家协会会员。曾为宁都县委宣传部特约通讯员、《贛州晚报》特约记者,在《中国工人》《中国农垦》《检察日报》《江西日报》《贛南日报》等发表散文、杂文、通讯、诗歌逾30万字。
本公众号文章皆为原创作品,
如需采用,请联系13870789598
微信号:路开文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